林栀晚楚承珣结局

林栀晚楚承珣主角小说
林栀晚楚承珣是作者小和尚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阴暗的地牢,凄冷潮湿。 石板床上铺着的一层茅草已然发霉,一个纤弱的身影蜷缩在墙角。 她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头发满是油污,已然结成了毡,凌乱的搭在脸上。 即便如此,仍旧能够看到她琼鼻菱唇,精致万分。 老鼠......

小说《王妃她一打十》在线阅读

第1章 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阴暗的地牢,凄冷潮湿。

 

石板床上铺着的一层茅草已然发霉,一个纤弱的身影蜷缩在墙角。

 

她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头发满是油污,已然结成了毡,凌乱的搭在脸上。

 

即便如此,仍旧能够看到她琼鼻菱唇,精致万分。

 

老鼠凑在床边,啃食着稻草,床上的人闭着眼眸,浑然不觉。

 

铁链碰撞的声音传来,地牢的门被打开,石板床上的人没有任何的反应。

 

一个衣着华贵的美艳女子施施然进门,她看向墙角的人,美艳的眸子之中迸发出愤恨与得意交织的神色。

 

“妹妹,你知道吗?锦书哥哥查出了秦府通敌卖国的证据,皇上震怒,下旨严查呢。”

 

柔媚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林栀晚猛地抬起了头。

 

“你说什么?!”

 

喑哑的声音犹如地狱深处发出的悲鸣,森然可怖。更吓人的,却是她的左半张脸!

 

那半张脸上疤痕遍布,蜿蜒扭曲好似蚯蚓。

 

原本应该是眼睛的位置,赫然是一块老疤!

 

林贝瑶满意的看着林栀晚,微微一笑。

 

“秦府通敌叛国,你外祖父被当场杖毙,你的舅舅跟哥哥们全部入狱,女子皆是罚为官妓,财产尽数充公。”

 

“还有哦,你外祖母病倒了,就是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人给她找大夫呢。”

 

“你们做了什么!我杀了你!”

 

林栀晚挣扎着想要冲上前,可锥心的疼痛从双腿传来。

 

林栀晚倒吸了一口凉气,瞬间失去所有力气,身体更是在这激动之下跌落在了床上。

 

她疼得无法起身,眼泪直落,盛满恨意的眼眸却死死地瞪着林贝瑶。

 

林贝瑶的眸子浮现出一抹畅快之色,啧啧出声。

 

“有谁能相信,东月国首富的外孙女,高高在上的景王妃,竟然会这般不人不鬼。”

 

“林栀晚,现在的日子,你喜欢吗?”

 

林贝瑶缓步上前,一把抓住了林栀晚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父亲已经把我母亲扶为正妻,我下个月就要以尚书府嫡女的身份嫁给景王殿下了。”

 

“说起来,这门婚事还要多谢妹妹你的成全啊。”

 

“林栀晚,我马上就会风光大嫁,取代你成为尊贵的景王妃。至于你,就去死吧!”

 

林贝瑶面容狠辣,猛地掏出一把匕首,朝着林栀晚狠狠地刺去。

 

“不!”

 

林栀晚惊呼出声,猛然间睁开眼睛。

 

身下的颠簸让她发懵,呼啸的冷风瞬间让她汗毛倒束。

 

下一瞬,冷冽的声音落入她的耳中。

 

“你若是再不安分,就休怪本王不客气了。”

 

林栀晚看着楚承珣那张阴沉的脸,整个人呆住。

 

“驾……”

 

随着一声暴喝,林栀晚身下的颠簸感更加强烈。

 

林栀晚努力稳住身体,紧紧地抓住手边的东西,这才没有从马背上摔下去。

 

可是看着自己的皓腕,跟纤细白皙的手指,林栀晚心中的震惊更强。

 

她被林贝瑶困在阴冷潮湿的地牢许久,双手早已经生满冻疮。

 

那段不见天日的日子,让她憔悴不堪,不人不鬼,断然不会有这般莹白细腻的肌肤。

 

而且,她不是被林贝瑶用匕首杀死了吗?

 

可是现在,她竟然被楚承珣捆在马背上!

 

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如今的场景,像极了她得知婚期已定,情急之下私自逃离京城,却被楚承珣抓回来的那日。

 

难道说,她重生了?

 

如果真的是重生,那上天当真待她不薄!

 

“对不起,我错了。”

 

林栀晚哽咽着说出这句话,泪如雨下。

 

楚承珣是东月国的六皇子,早早便被册封为景王。

 

林栀晚是尚书府的嫡女,这门婚事可谓门当户对。

 

可林栀晚对楚承珣毫无感情,一直倾心于丞相府的庶出之子李锦书。

 

前生,林栀晚想尽办法也没能取消跟楚承珣的婚约。

 

所以,在皇上下旨定下婚期的那日,林栀晚在林贝瑶的帮助之下逃走,想要与李锦书私奔!

 

只可惜,林栀晚刚跑到约定地点,还未等见到李锦书,便被楚承珣捉住,强行抓了回去……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楚承珣的身体完全僵住。

 

“林栀晚,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楚承珣眉头深锁,垂眸看着她,脸上浮现出了一层寒霜。

 

她突然服软,是为了保护李锦书吗?

 

“我没想耍花招。”

 

林栀晚吸了吸鼻子,努力坐直身子看向了楚承珣。

 

马背的空间有限,林栀晚如今紧贴着楚承珣,让楚承珣的心跳骤然快了几分。

 

“景王殿下,我……我知道自己之前品行不佳,但是我林栀晚对天发誓,以后我一定会恪守礼法,绝不会做出逾越之事。”

 

“只要景王殿下不离,我林栀晚,定然不弃!”

 

“若有违誓言,我林栀晚必将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楚承珣的黑眸之中浮现出浓重的震惊之色。

 

下一瞬,林栀晚却抱着扬起了头,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唇。

 

唇上传来的柔软跟暖意,让楚承珣的脑海之中有大片烟花轰然炸开。

 

原本盛满寒冰的幽深眼眸之中骤然蹿出两簇火苗,顷刻之间便是燎原之势。

 

只是,楚承珣一把圈住林栀晚的腰,让她动弹不得。

 

“别以为你说几句漂亮话,本王就会放过你们。”

 

话虽这般说,可楚承珣却掀开自己的披风,裹在了林栀晚的身上。

 

一路颠簸,林栀晚被送回了林府。

 

虽然已经是深夜,可整个林府仍旧是灯火通明。

 

那一阵急切的马蹄声入耳,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只见高头大马之上,楚承珣面如寒霜。

 

以林老夫人为首的林府众人连忙迎上前,满心忐忑的行礼。

 

“参见景王殿下。”

 

“祖母!”

 

一道激动地声音入耳,林老夫人的心坠入谷底。

 

她下意识抬头,只见林栀晚被楚承珣圈在怀中。

 

林老夫人神情焦急,激动道:“景王殿下,今日之事都是误会,栀晚只是……”

 

“林小姐受了惊,林老夫人请个大夫给她瞧瞧,让她好生修养,莫要耽搁了婚期。”

 

楚承珣神色清冷的打断了林老夫人的话,直接将怀中的人推下了马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