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天武帝全文免费阅读(秦焱沈轻语秦澜)完结版-什么时候免费

秦焱沈轻语秦澜主角小说
秦焱沈轻语秦澜是著名作者花和尚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咱们接着往下看三界最强焚天武帝意外陨落,附身下界天才之身,凝成万火之体,身怀绝世火种,觉醒最强战魂,强势崛起,一路逆袭,坐拥众美,傲视九天!......

小说《焚天武帝》在线阅读

焚天武帝第一章:至亲背叛

离洲。

天南国,王城外三十里。

一万大军,旌旗蔽日,血

她只好先接电话。

气冲霄。

这是刚刚从边疆矿场之上,惨胜邻国瓦剌的凯旋之军。

但是在亲军大帐之内,一众武将却尽皆脸色悲戚,肃穆而立。

在大帐的床榻之上,天南第一天骄,二王子秦焱一身血衣,仰面而卧,气息虚浮。

哗!

此时,大帐掀开,寒风卷雪,随着一位身着紫凤纹金裙的绝美女子进来。

“拜见大公主!”

众武将尽皆跪倒。

此女是天南王室嫡女,大公主秦澜。

“我二弟怎么样了!?”

那女子一脸急色,看到那床榻之上的血衣少年。

“二王子他,怕是……”

“大公主,可带来了仙门续命之药?”

那些武将起身。

“吵什么?!”

那女子在看到床榻之上的青年还有呼吸,脸色渐缓。

“都出去,我来救我二弟!”

“是!”众武将对视一眼,徐徐退下。

“哎,二王子天生勇武,七岁引气,十岁淬体,十五岁就到了炼气境,二十岁炼气巅峰,战力更是媲美御气境界,却没想到,一战灭杀瓦剌十八位王子,却要殒命”

“是啊,二王子在边疆觉醒三品火鳞蟒灵根,是天南国最有可能在二十岁晋升御气境的第一天才,若不死,日后必是我天南国主!”

听着那些离开的武将议论,床榻之侧的秦澜,脸上闪过一丝阴沉。

“大姐,别…听他们…胡说。”

此时,床榻之上的青年睁开虚弱的眼睛,想要起身,“我,无意王位。”

“二弟!”

“且躺着,你十五岁征战,为天南立下汉马功劳,天南上下,都希望你做国主。”

秦澜将青年按下,“放心,我不会让你死。”

说着,她掀开秦焱的血衣,露出腹部那血淋淋的狰狞伤口。

这一刀,险些伤到丹田。

“我从仙门玄天宗带来了续命散,但是你要忍着痛。”

秦澜掏出一尊玉瓶。

“好,芸儿在哪?”秦焱颔首。

“芸妹在你王府,不用担心,先给你疗伤。”

秦澜将玉瓶中的粉末倒在伤口之上,痛的那秦焱倒吸一口气。

可让他越发疑惑的是,腹部伤口,越来越痛,有灼热之感爆涌。

那秦澜的脸上,也陡然扬起一抹狞笑。

“大姐?”

秦焱豁然发现,自己丹田之内的火鳞蟒灵根,竟然被抽离了出来。

蚀骨的剧痛,让他钢牙作响,而一双眼睛,更是目眦欲裂,死死盯着那和自己同父异母的秦澜。

“这蕴含异火之力的灼灵散,果然厉害.”

“呵呵,天南第一天骄,我的好二弟,你也别怪我。”

秦澜素手捧着那手指大小的火焰蟒蛇,冷笑着,哪还有之前的心疼之色。

一切,都是假的?

秦焱瞪着眼睛,自己的姐姐,根本不是为了救自己!

“为,为什么!”

“难道,是为了那王位!?”

可秦焱身心具痛,苍白的脸都在抽动。

“王位?呵呵,区区一个天南王位,你觉我秦澜会在意?”

秦澜冷笑起身,将灵根收起。

“实话可以告诉你,是大离皇朝三皇子景云霄半月前派人来找我,让我取你火鳞蟒灵根,他只差你这一个,就能铸就六品踏云蛟龙灵根。”

“而我也已经觉醒四品紫炎灵根,明日仙门玄天宗会来王城选秀。”

“等我入仙门,修炼到御气巅峰,我便会成为景云霄的侧妃。”

“天南国不过是大离的进贡小国,你觉得,我会如何选择?”

“可恶,秦澜,你我二十年的血脉亲情,难道都比不上景云霄和那侧妃之位?!”秦霄厉声嘶吼。

“血脉亲情?呵呵。”

秦澜摇头,“修真世界,强者为尊,更何况,你那母妃来历不明,你,不过是孽种。”

说罢,她有抬起手掌,悬在秦焱的头顶之上。

一缕缕真气从秦焱体内被抽离,炼气巅峰的修为,徐徐消散。

可此消彼长,那秦澜的修为,竟然开始暴涨!

不过片刻,当秦焱的修为坠落到炼气一重之时,秦澜周身气浪滚滚,云水雀虚影在背后显化。

赫然是一举突破到了御气境!

“三皇子传我的魔道禁术果然厉害,只可惜,半年才能用一次。”

吸干了秦焱的修为,秦澜看都不看弟弟一眼,她柳姿摇摆,转身走出大帐。

而此时在大帐之外,跟随秦焱凯旋而归的一众亲军武将,全都被王宫高手压跪在地上。

“大公主!”

“您到底要干什么?”

那些武将惊怒。

“将东西速速送与三皇子的人。”

“我还要准备接驾玄天宗的仙家。”

“将这些人全部斩杀,之后放出消息,就说二王子走火入魔,屠杀亲军,丹田尽毁,沦为废物!”

“但王宫念其王族血脉,征战有功,贬为庶人,自生自灭。”

秦澜冰冷无情,其说罢,一众武将,瞬间是尸首分离,血如泉涌,倒在地上。

大营之内,一万亲兵,也都尽被残杀。

“秦…澜!”

大帐之内,秦焱用最后的一丝力气泣血怒吼。

他躺在床榻之上,一双血目死死看着帐门外,倒在血泊中的将士,和呼啸而去的秦澜。

忠良血热,奸邪心冷。

二十年的姐弟之情,他甚至为了不让秦澜顾忌,他连自己王府,都迁出了王城。

这次归来,更是兵不入王城,就怕秦澜多想。

他始终在表明自己无心王位,可换来的,却是灵根被夺,修为坠落,人格践踏侮辱,过命亲军无辜惨死!

不甘,愤恨,羞怒,愧疚,像是惊涛骇浪一般,将他吞没。

他甚至感觉不到那被异火之力,肆虐的破败不堪的丹田之痛。

“秦澜,大离景云霄,我秦焱纵死,都不会放过你们!”

一行热泪从血目中滚落,秦焱一生勇武,这是他第一次落泪。

“呵呵,男儿有泪不轻弹,如此仇恨,血债血偿就是了,哭什么?&rdq

更何况又有谁愿意出钱给她治疗,霍权辞么?

uo;

可就在秦焱的眼泪滴落在他脖颈间的一块红色玉佩上时,一道娇滴滴的声音,从秦焱的脑海中响起。

那玉佩融化成一团火焰,游走进了秦焱破碎的丹田,而后生根,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