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掌心的小桃精太娇了免费阅读

阿桃段渊主角小说
《大佬掌心的小桃精太娇了》小说主角是阿桃段渊,完本小说是由作者阿桃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最新章节:️ “喜欢什么男人抢回家不就行了?”阿桃恣意潇洒,结果重生之后遇到了一个难缠的男人。反将她抢回家,还给她造金屋,种桃林。️ 世人皆知,段家少爷是个瞎子,嗜血暴戾,这姑娘恐怕会被折磨死。可谁又知道这少爷天天要哄着人吃饭睡觉穿衣服,像是在照顾个祖宗。“上辈子你把我掳进山洞,这一世换我把你关进心房。”......

小说《大佬掌心的小桃精太娇了》在线阅读

第1章 重生

“桃桃,我是爷爷啊!你快睁眼看看!爷爷好不容易把你盼回家,难道要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耳边传来一阵悲痛的哭嚎声,床上的少女眉头一皱,似乎觉得有些吵闹。

“医生快来,医生快来!她动了!”

吵闹声越来越大,少女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一切让她感到陌生。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漫天大火,周身一片焦糊味道中......躯体生生被烈火灼烧,三天三天不停歇,最后她......

如果阿桃没记错的话,她已经死了,但是这会儿又是什么情况?

那个自称是她爷爷的老人坐在床沿上,床边还站着一个40左右的女人和一个20左右的姑娘。

阿桃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想回忆什么,但是发现自己的脑中一片混乱,那些记忆像是被生生撕扯成了碎片,琐琐碎碎,一时间好像没办法拼接起来。

“桃桃啊,你真是吓死妈妈了!你不满意爷爷给你订的婚说出来就好了,干什么要作践自己去跳河呢!”

“是啊妹妹,没想到你竟然那么讨厌司成哥哥,为了逃婚竟然宁愿放弃生命?!”

阿桃看着面前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皱了皱眉头,下意识觉得都不像好人。

因为全身无力,阿桃任由老人家将她扶坐起来,靠在床头,用一种看戏的闲适表情看着眼前两个女人“做戏”似的表演,一边还在努力回想起之前的事......

王菱和林谨依母女二人没有发现少女的异常,只当她是掉进河里失了神。

“桃桃啊,妈妈也不是怪你,你这种做法下了我们林家的脸面啊,外面的人早就传遍了......”王菱半张脸紧紧皱在一起,一副纠结难受的模样。

“传什么了?”阿桃终于舍得开口问。

她这会儿是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这个场景有些熟悉了,面前两个女人很像画本、小说里写的画的那些反派配角,吊梢眼,刻薄相......

“外面都在传我们林家的小女儿生性放荡,明明都是要订婚的人了,结果还觊觎别的男人!出去偷人啊!更别说那个男人还只是个空有一张脸的瞎子!”王菱这话一出来,眉心都松快了,看样子还有些得意,但是嘴里还停不下来,继续说着,“他们还说是我没有教好桃桃,从乡下来的人,就是上不得台面!”

“闭嘴!”老人生气,发出了呵斥声。

王菱缩了缩脖子:“老爷子,这都是外人说的,可不是我们!”

“当着桃桃的面说这种话,你这个做妈的不怕伤了她的心!”

说罢房间众人都将注意力转向病床上的少女。

他们这才发现,原本唯唯诺诺,眼睛很少敢直视别人,一副小家子气的少女此刻仰靠在床头。神情淡然,姿态闲适又自在,虽说眼睛也没有直视着他们,而是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指甲,但是周身的气场真的变了!

不再是个乡下来的土鳖少女,倒像是个世外高人!

就连活了70年的林老爷子竟也感觉到了一种威压!不过好在这种感觉一晃而过,床上的人不是他孙女还能是谁?

阿桃意识到大家都在看她,微微抬了抬眸子:“你刚才说我偷男人?我要是真喜欢,向来都是直接抢的。”

--

作者有话说:

小桃精和她堕落的神两人之间有很深的羁绊

第2章 乡下土丫头

这话一出,房内其余三人都呆了,打死他们都不相信,这话能从这少女嘴里出来。

王菱更是张大了嘴巴,快要合不拢!

“这......这......桃桃你是失了神志?怎么这样说话?”

林谨依瞳孔放大,惊呼出声:“你不会是掉在河里,被水鬼附身了吧!”

“闭嘴!你们好歹都是林家人,竟然像乡野村妇一般说出这种话来!林羡桃就是我的孙女!别的谁也不是!不过是掉进河里受了惊吓,休息一会儿就能缓过来......”

房间里又开始吵吵闹闹

虽然是同班同学,事前,马晓楠也曾喊过许东。

了,阿桃面色不好看了起来,她喜欢安静,下意识抬手挥了挥,好像以为这样就能让人闭嘴了一样,可是两个女人的声音更尖细了......

头痛!

希望有人能让她们闭嘴。

正巧这个时候,房门开了,进来个穿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随后那两个女人就不说话了。

阿桃以为自己耳朵清净了,终于得救了,但是抬头看向那个男人的瞬间,头痛欲裂,身体好像接收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原来她所占的身子本名叫做林羡桃,是林家亲孙女,只是从小走失去年才刚被

他看向赵一帆,眼中既惊讶,又惊喜。

接回来。没想到亲妈王菱见了她的样子根本就不想认她,觉得太丢脸,跟着养女林谨依一起处处虐待苛责她,甚至还给她下慢性毒药!

只有爷爷真心为她好,安排下了婚约,对象就是眼前这个英俊男人——季司成。

但是林谨依早就看上了季司成,所以和王菱两人一起合力将林羡桃淹死在了河中......

这时阿桃正好在这具身体中醒了过来。

原身林羡桃已死但是不甘心,阿桃能够感受到她的愤怒和痛苦。

......

阿桃听完冗长又复杂的故事沉思了一会儿,故事很精彩,但是她挺怕麻烦,不过自己占了别人的身子确实该付出些什么。

况且......她的记忆受损,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只记得以前的时候,身边的人都叫她阿桃。

为今之计也只能暂且在这里落脚。

“司成哥哥,你别靠近妹妹,她......她......有点不正常!”林谨依见到心上人在边上,也不好说出什么粗鄙的话来,只好委婉提醒季司成离阿桃远一些。

阿桃抬眼轻轻一笑:“我哪里不正常了?”

“我......”

“我知道了,你喜欢季司成所以不想让我们靠得太近?那我就把人让给你又怎么样呢?”阿桃从故事中能够感受的出来,这个叫季司成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林谨依见到这个常被她踩在脚下的小村姑话里话外充满了嘲讽的意味,好像她林谨依要靠着她施舍才能得到季司成一样,突然也来了脾气:“你别在爷爷面前抹黑我!我和司成哥哥清清白白,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吗,小小年纪就和那个瞎子搞在一起!”

“依依!说话放尊重点!”

“爷爷~我说的都是实话啊,订婚宴那天妹妹就是和那个瞎子幽会去了!”

这时在一旁安静了许久的男人终于开了口,声音沉沉很是温柔:“林二小姐当真喜欢的是段家那位?”

“哎呀,老爷子!你就如了桃桃的意,把她嫁给段渊吧!”王菱在一旁反应很大。

真正的林二小姐喜欢谁,那还用说,当然是面前这位谦谦君子,只是这个男人眼里哪有情爱,恐怕只有利益。

阿桃像是在看画本里的人物,上下打量了一眼季司成。

季司成浑身却像过了电一般。这个乡下来的丫头怎么不一样了,眼神给人说不出来的感觉,有种媚意。

第3章 暴力美人

阿桃支棱着脑袋陷入沉思,隐约回想起自己的事情来,他们那儿确实没有婚嫁这种概念,如果你喜欢上了谁,只要自己有本事,就能将他掳到自己的屋里,任你想亲嘴还是生孩子,不会有人来管你。

不过她好像没有做过这种事......

她对男人是很挑剔的,最看重的,还是那张脸。

阿桃抬头看了眼季司成,好看是好看,但是还不够,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至于那个叫段渊的......

“你们都给我闭嘴!”林老爷子暴怒出声,“和季家的婚事作罢就作罢,桃桃才18,留在林家我来养她!”

“老爷子啊......季家婚事没了桃桃还有依依,话不能说这么满啊!”王菱急了。

“别再提这件事!”

林家在融城的地位很高,老爷子一发火,季家的少爷也只能默默承受,即便他是“林家小姐劈腿出轨”的受害者。

医生已经在外等了很久,林老爷子挥退了旁人,只留了两个医生还有他自己在病房内。

“桃桃啊,现在边上没人,你大着胆子跟爷爷说说,到底是不是看上段渊了?想......想将他抢过来?”

“他好看么?”阿桃轻声问道。

“啊这......”林老爷子眉头紧皱,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桃桃应该见过的,你觉得他如何?”

阿桃哪里见过这个男人,当即摇了摇头。

老爷子叹了口气:“我想也是,你和段渊之间应该是误会,他虽长得好,但是眼睛看不见,据说这几年性情越来越暴戾,连他父母都不敢接近他,你又怎么会认识他。”

“嗯......”阿桃轻轻发出声音,她觉得有些累了,不想与人多话。

看着这身无二两肉,手臂纤细一掰就要断了样子,很是无奈,也不知道养多久才能养好了。

她还是喜欢丰润一些的身材,就像桃子那样......

“桃桃是累了,睡一觉吧,外面那些闲言碎语不要放在心上,爷爷帮你解决。”老爷子眼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盯着阿桃看。

阿桃懒懒看了一眼:“嗯,下去吧。”

林老爷子眉头一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不过最后还是拄着一根小拐杖离开了。

阿桃感知到自己这具肉身过于虚弱,闭眼凝神了一会儿,再次睁眼的时候神清气爽。

老是呆在这间充满着刺鼻药味的房间令人不太舒服,阿桃当即起身朝着门外走去,在路过一间半阖着门的房间时,她停下了脚步,像是狩猎者闻到了什么猎物的味道,下意识对着门缝望了进去。

这一眼像是穿透千年那般,给人一种真实又虚幻的感觉......

这个男人,长得真是太好看了!

即便眼睛被黑色的丝带几经缠绕,牢牢地绑住了,但是那眉头,鼻梁......一路向下到紧紧抿着的嘴唇,还有喉间由于吞咽口水微微的隆起......

无一处不精致。

浅金色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窗口洒在了他的脸上,给他覆上了一层神性的光辉。

但是因为黑色丝带缠眼又让他显得暗黑而又神秘。

神性与魔性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同一人身上,在这一时刻好像达到了某种诡异的平衡。

阿桃在外驻足了好一会儿,看得津津有味。

......

别的不说,这人长相全都生在了她心上似的。

只是这个美人有些血腥暴力。

......

“全都给我滚,听到了吗?”

“是......是少爷,关于外面的那些传言......”

“舌头都割了,”美人凉薄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来的字句让人心颤,“还有那个林家二小姐,处理了。”

第4章 喜欢你还来不及

阿桃突然顿住了,一脸莫名,这个林家二小姐指的是她?

等到房间里的黑衣人走了,阿桃推开房间走了进去,准备好好会会这个要杀她的男人。

“谁?”男人的警惕心很强,很快面向阿桃。

原本一个侧脸已经够好看的了,没想到正脸更是让人见了移不开目光。

面庞立体线条又流畅,鼻子高耸犹如大自然鬼斧神工那般精心雕刻,薄唇紧抿唇角微微向下,看样子心情不太好。

“没谁,看你好看。”

阿桃这话一落下,一根银针从床上直直向她射了过去。

好在她精神恢复了许多,躲了过去,不然此时额间肯定会被射个对穿!

“滚出去。”

“我说你好看你不高兴吗?”阿桃两三步已经接近男人,轻轻坐在了床边,“你为什么要让人杀我?”

“你是林家的那个?”

“是啊。”

“那你就该死。”

“那好没道理。”阿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下意识就想靠近这个男人,即便他很凶。

男人没再理她,阿桃抬手想碰一碰眼睛上系的黑色丝带,谁知道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腕。只是男人没有意识到黑色丝带的一端被他一起捏在了手中,将女人作乱的手甩出去的同时,丝带也飘落在了床铺上。

空气安静的可怕。

黑色丝带覆盖下的眼睛和常人有很大的不同,他的瞳孔是暗红色的,仔细一看还有鲜红裂痕,像是在往外永不停息的冒血......

男人一改冰凉冷漠的姿态,狠狠捏住了少女的肩膀,手上青筋颤动,鼓囊囊血管好像下一秒就要爆炸,让人害怕!

如果他再用力一些,可能就要将那瘦弱的肩膀掰断!

可是男人身体似乎有些虚,几秒钟过后,突然就咳出了血。

鲜血喷洒在纯白的被子上,妖冶可怖。

“很好看。”阿桃淡淡说道,完全没有被这个情况吓住。

男人闻言手上的动作一愣:“好看?呵呵呵......不觉得像鬼怪?”

“没有,我说你好看,你就是好看。”阿桃拍了拍男人的后背,像是在安慰。

“要真像你说得那样,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怕我。”男人放开了阿桃,自嘲一笑。

“别人怕你是因为你太凶吧,动不动打打杀杀。”阿桃很认真的帮他总结问题。

男人莫名地笑了起来,他竟然发觉自己好像不讨厌对方的靠近,即便这个女孩已经多次踩踏他的底线,要是别人这会儿恐怕已经死了不知多少次了,但是他没动手,对着那女孩道:“那你怕我吗?”

“我怕你?怎么可能,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阿桃听见走廊外有人在喊她,起身捏了捏男人的脸蛋,拍拍屁股走人了。

......

段渊将自己骨节分明的手凑到了鼻尖,轻轻闻了闻,好像闻到了一阵桃香味,清甜的同时好像带着一种让人心安的魔力。

待房内的小姑娘离开了,门口的段正战战兢兢靠近:“少......少爷,那是林家二小姐,还要杀......”

“蠢货!”

段正惊恐的闭上了嘴巴,他何曾见过这样的少爷,被人捏了脸蛋,竟然还能如此淡定的坐在原地,看样子好像还在回味一样?

真是大白天见了鬼了!

段渊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外面那些传言,说林家二小姐生性放浪,什么男人都能勾搭,最近还看上了段家那个可怕的瞎子......

段渊摸了摸自己的眼睛,突然觉得这个传言不是那么令人作呕了。

第5章 一身骨头真硌人

阿桃见到了美男心情很不错,在回房间的路上,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但是当她路过洗手间时,停下了步子,眉头紧皱,随后露出了惊恐万分的表情。

这镜子里的人是她?原以为原主只是有点瘦,没想到瘦成这样。

不仅是身材削瘦,一张脸蛋更是让人唏嘘不已,完全就是面黄肌瘦,一副完全没有发育的毛孩子模样。

怎么会这样!?

阿桃抑郁了,她对男人的外貌很看重是不错,但是对自己的要求更高。

她自己明明是身高腿长,胸大屁股翘,还有一双多情桃花眼,到这会儿全都没了?

阿桃站在镜子前呆愣了好久,一下子没法接受,心里盘算着该做点什么才能让自己变美,变回自己之前的模样恐怕很有难度,但是至少得健康一点。

这时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是刚才病房里那个暴力美男。

阿桃看着镜子中两个人的强烈对比,突然有些尴尬起来,如果美男没瞎,知道是这个么小豆芽在调戏他,应该会很生气吧。

“林二小姐,是你吗?”

“嗯,你怎么知道?”

“我眼睛看不见,所以其他的感官比较敏锐。”

“哦~”阿桃随意应和了一下,因为还沉浸在悲伤中,连美男都没办法吸引到她了......

谁知下一秒,那个男人竟然将她拦腰抱了起来,脚步稳健地朝着他的病房走去。

小姑娘很乖,不吵也不闹,窝在段渊的怀中也不说话。

段渊莫名嘴角弯了一弯,看来她是真的不怕自己。

他刚出生开始就有一双魔鬼般的眼睛,一落地产房里的护士都尖叫逃窜,最后都被吓得肝胆俱裂而亡,连他的亲生母亲都因为害怕最后猝死在了病床上。

他是一个被诅咒过的人,孤寂了20多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孩......控制不住自己想要靠近。

“你这一身骨头真硌人。”

“嗯......”

“你好像不开心,是因为我抱你了?”段渊有些迟疑了。

“是......也不是。”

“哦?说说看。”

阿桃又叹了口气:“我就是觉得你长得太好看,而我很不好看,怕你嫌弃我。”

“呵呵......”段渊笑了,“我又看不见。”

阿桃闻言一愣:“话虽是这么说,但是总觉得有些冒犯你。而且......你真的看不见吗?看你走路四平八稳的,跟平常人没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