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寒嵊温禾时小说靳总祖宗美又飒在线阅读

靳寒嵊温禾时主角小说
靳寒嵊温禾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分享,作者南歌北舞,靳总祖宗美又飒最新章节目录解读。靳总祖宗美又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简介:海城市关于靳寒嵊的传闻有很多,心狠手辣、阴晴不定  但是没有人知道,靳寒嵊心里有一道白月光,并且经年不忘。  然而,再次相见时,那个女人挽着他弟弟的胳膊。  他挡在她面前:“想要一步登天,要找到合适的人,他给不了你想要的。”  她微笑着摇摇头:“靳总误会了,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为了逼她就............

小说《靳总祖宗美又飒》在线阅读

入夜,温禾时站在酒店的走廊之中。

宴会当中觥筹交错,她揉了揉被熏得发涨的脑袋,刚准备抬脚往里走,就见不远处站着一位长身玉立的男人。

靳家家主——靳寒嵊,站在金字塔顶尖,一位谁也不敢招惹的大人物。

温禾时盯着靳寒嵊看了一会儿,突然又想起来之前听到的那些传言——靳寒嵊这个人,喜欢玩女人,还喜欢重口味的东西。

她想,此地不宜久留。

温禾时低着头,加快步伐往外走。

靳寒嵊却早就看到了她。

见她如此匆忙地往外走,他直接迈步,拦住了她的去路。

温禾时刚走了几步,便撞入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她头皮一麻,赶忙往后退了一步。

一抬头,就对上了靳寒嵊那双毫无温度的眼睛。

“对不起。”温禾时赶忙出声道歉。

靳寒嵊抬头,目光如炬,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

那眼神……很诡异。

温禾时被看得发毛,抿着嘴唇,呼吸的速度都放慢了不少。

他一手捏着手机,目光仍旧停留在温禾时的身上,上下打量着。

温禾时大脑飞速运转着,她后退了一步,朝着靳寒嵊鞠了一躬。

“靳先生,非常抱歉,打扰到您了。”

靳寒嵊再次眯起了眼睛,不过,他仍然没有说话。

男人的眼底带了几分兽性,温禾时看着他露出这样的眼神,脑海中猛然闪过了那个摧毁她人生的夜晚。

她猛地捏紧了拳头,指甲深陷在掌心内。

靳寒嵊一直都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他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是装得不认识他,还是真的认不出他了——

温禾时正被男人盯得手足无措时,手机突然响了。

晚上八点,帝

“妈……”温乔如鲠在喉,却不知该怎么和母亲说出真相。

景酒店门口。

温禾时才走出来,就被站在门口的靳承西拉住了。

“这么不情愿?新戏的女二号不想要了?”

温禾时面色苍白,她心底无比抗拒靳承西的接近,但一想到还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她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

母亲要做手术……

她实在是太需要那个角色了。

靳承西拽着温禾时往车里走。

温禾时脚上踩着高跟鞋,被靳承西拽得崴了脚。

刚到地库,靳承西便按捺不住了。

温禾时抵住他的肩膀,声音有些颤抖,“三少,我们换个地方……”

“《长歌》的女二号我都答应给你了。”靳承西捏住她的下巴,“你知道的,我可没多少耐心。”

温禾时垂眸,睫毛轻轻颤动着。

五年前那场意外后,她对男人的触碰就格外地恐惧,更何况这是在公共场合——

温禾时正绝望时,突然响起的一道声音拯

前世他就是夏雨薇的跟屁虫,这一世他已经知道夏雨薇的真面目,自然不会在跟着她。

救了她。

来人是靳承西的司机,他说:“三少,公司那边临时开会需要您出席一下!”

靳承西不耐烦:“找人替我去。”

司机为难:“是靳总那边发话的……”

听到这里,靳承西的脸色变了一下。

他松开了温禾时,转身走了。

温禾时松了一口气。

刚才那个人说,靳总。

——所以,这次,是靳寒嵊救了她?

第2章 不能碰的人

与此同时,角落中,一辆车低调地驶出了停车场。

“徐闻,你去查一个人。”

“靳总,查谁?“

“温禾时。”

晚上十一点钟,徐闻拿着温禾时的资料进到了靳寒嵊的书房。

靳寒嵊坐在书桌前,抬眸看向徐闻。

他将手里短短的烟头在烟灰缸里碾灭,声音不愠不火的问:“查到了?”

“是的。”徐闻将手里的牛皮档案袋交给了靳寒嵊。

靳寒嵊打开了档案袋,看到了她的资料。

这资料应该是她在经纪公司内部的资料。

这份资料类似于简历,上面还有一张一寸免冠照,纯素颜。

靳寒嵊盯着那张照片看了一会儿,又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一夜——

当时,她也是这样,素面朝天。

靳寒嵊的食指贴上那张照片,从她粉嫩的嘴唇上划过,似乎在重温五年前触碰她的感觉。

徐闻将自己打听到的事情说给了靳寒嵊。

“她是城北温家的私生女,刚回国不久,进娱乐圈也就半年,一直没什么好资源。前段时间温家资金链出了问题,想用她联姻换钱,她不同意,于是温家下令封杀了她。”

“我听说她母亲现在还在医院躺着等待手术,她应该是一点儿钱都没有了,才会找上三少。”

徐闻说这番话的时候,靳寒嵊一直盯着她简历上的那张照片看。

徐闻说完话好几分钟,靳寒嵊都没接话。

徐闻心里没底儿,试探性地问:“靳总,您……?”

“靳承西预备给她什么资源?”说着,靳寒嵊又点了一根烟。

徐闻:“《长歌》的女二号。”

靳寒嵊吐了一口烟圈,嘴唇掀动,声音没有什么温度:“联系《长歌》剧组的导演,女二号我亲自来选。”

说完,靳寒嵊面无表情地将文件夹扔到了桌子上,片刻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冷声道:“把靳承西调去北城分公司两个月,敲打敲打他,让他安分一点,不该动的人、就别动了。”

温禾时一整夜都没怎么睡好,角色的事情没敲定下来,她实在没办法心安理得地入睡。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接到了剧组的试镜电话。

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温禾时和经纪人匆忙赶去了影视城。

温禾时试镜的时间安排在十点半。

她只是一个十八线小演员,没有单独的休息间,来试镜的演员很多,其中不乏很多有点名气的演员。

温禾时找了个角落,安安静静地坐在凳子上。

影视城楼上的办公室内。

靳寒嵊坐在电脑前看着监控录像,一眼就瞧见了在角落里研读剧本的温禾时。

他勾了勾嘴唇,呵,倒是个刻苦的。

坐在靳寒嵊身边的,是《长歌》的导演苏宇。

“靳先生心里有合适的女二号人选了?”苏宇问靳寒嵊。

靳寒嵊:“有了。”

“不知道靳少中意哪位呢?”

靳寒嵊眯着眼睛望向楼下,他慵懒地吐了口烟圈,“总之,女二号我来定。”

苏宇点点头:“好,我相信靳总的眼光。”

靳寒嵊是这部戏的投资方,他都亲口这么说了,苏宇作为导演哪里还能拒绝?

在海城,谁敢得罪靳寒嵊?

和靳寒嵊聊完,苏宇就下去准备试镜工作了。

温禾时等待了足足两个小时,才轮到了她。

温禾时不是科班出身,对表演的研究也不算深。

入行半年,她没演过什么重要的角色,但,她应该算得上是有天赋的那种。

温禾时试镜结束的很快,但她非常投入,就连苏宁阅人无数,都被她的这一段表演经验到了。

靳寒嵊在楼上的监视器前看完了温禾时试镜的表演。

他坐在屏幕前,一只手搭在椅子扶手上,眯眼打量着屏幕里的女人。

她今天穿了一套裸粉色的套装,姣好的身段包裹在衣服里,身体的曲线展露无遗。

靳寒嵊脑海中闪过五年前的片段,抬起手来轻轻地拽了拽领带。

这个女人。

他、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