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姬元曜出自哪本小说

白姬元曜主角小说
96584752文/米晚烟 其他小说连载中白姬元曜小说在线简介: 仙族生命无限长。  可对于白姬这株兰草来说,从爱上元曜的那一日起,她的生命就像蜉蝣般,每刻都是在倒数。  “待何日,你或我有了心悦之人,便去三生石前和离。”  成婚那日元.........

小说《96584752》在线阅读

  第一章 名分

  仙族生命无限长。

  可对于白姬这株兰草来说,从爱上元曜的那一日起,她的生命就像蜉蝣般,每刻都是在倒数。

  “待何日,你或我有了心悦之人,便去三生石前和离。”

  成婚那日元曜的这句话,像是诅咒般缠绕了白姬百年。

  却不想百年刚过,便又多了药王这一句。

  “仙子神脉断裂,我救不了你,剩下的十年光景,你好生珍重吧。”

  白姬站在药王殿外,转头看着高挂其上的匾额,默默回身走远。

  三月桃花开得正旺。

  天界重华殿。

  白姬刚迈进殿门,就看到院中被雨打落在地的花瓣。

  她瞧着,想起了元曜曾说‘三月桃花正好,只可惜我出征在外,错过了这美景’。

  静默了好一阵儿。

  白姬拿出传音镜:“元曜你看,桃花开了。&rdq

王雪梅冷笑,“笑话!她说不想回

“洋哥,我们也要去!”

来就能不回来了?我今天偏要她回来!我倒要看看,她翅膀再硬能硬到哪儿去!”

uo;

  很快,镜中便浮现出男人俊朗的面容。

  “嗯,很美。不过你身子不好,看一会儿便回去歇着吧。”

  他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让人觉得被爱。

  白姬心里却是一阵阵的酸涩:“好。你何时回来?”

  元曜沉默了会儿,只是说:“快了。我这还有事要处理,先忙。”

  说完,镜中他的面容便消失不见。

  白姬指尖摩挲着,缓缓闭上眼:“元曜,你快回来吧。”

  我不知道还能和你说多久的话……

  天界的昼夜更替的缓慢。

  白姬在树上醒来时,天色已然黑了下来。

  薄雾轻邈,遮住月亮散出朦胧的光。

  “吱呀”一声,重华殿殿门被推开。

  紧接着,一抹高大的人影走了进来,是元曜。

  白姬有些发怔:“你回来了?”

  闻声,元曜看向她所在之处,微微皱眉:“怎么还在外面?”

  白姬飞身而下到他身前,刚要回答,却见他发间戴着支乌木簪!

  元曜一向不喜这种事物,是以即使她亲手为他做了那么多发簪,也从未敢送出!

  可如今会是何人相送,才能让他戴上!

  白姬不知,只是心里像哽着什么有些喘不过气。

  “你何时得来的这乌木簪,很衬你。”

  她尽可能量的压着语气间的颤抖,只当做随口一问。

  元曜没回答,眼中神色却有些难明。

  白姬明白了,却有些无法承受:“你回来了便好,我有些累,先去歇着了。”

  她别开眼,转身往殿内走。

  “白姬。”元曜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有了心悦之人。”

  白姬耳中嗡鸣,脚步生生顿在原地,却没回头。

  而元曜只是继续说:“我想给她个名分。”

  他话中的情愫与爱意深重,像石头压在白姬心上。

  她缓缓转过身,望着身前男人深邃的眼眸。

  忽想起,成婚那日他也是这么看着自己。

  然后像被蛊惑般,她和他立下了那个荒唐的约定。

  夜风吹来,白姬却觉得那风像吹进了骨子里,透心的凉。

  “你确定就是那个人了?”

  她想哪怕元曜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也好。

  可他只是点了点头:“明日便去三生石和离吧。”

  第二章 失落

  夜风吹过,元曜身后的桃花瓣又次第飘落。

  白姬瞧着,只觉得心里好像也下了一场桃花雨,熬尽了生命。

  “好。”

  扔下这个字,她转身走进了寝殿。

  星辰洒落在无尽苍穹。

  白姬就这么仰望着,一整夜,不得安枕。

  只要一闭眼,元曜转身走向另一个女子的画面就浮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天界的夜很短,似乎一眨眼就过去了。

  这一晚,白姬将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收拾了起来。

  也是这时才发现,即使她与元曜在重华殿相守百年,这里也终究不是她的家。

  突然,一道脚步声响起。

  白姬转头去看,就瞧见了元曜。

  他褪去了昨日那一身战衣,换上了身青色长衫,更显清润。

  元曜走进来,眼神扫过她手边的包裹,却只是说:“走吧。”

  从他的背影中,白姬看到了迫不及待。

  “元曜,非要今日吗?”

  元曜脚步一顿,转头看来。

  白姬忍着心里的痛,勉强弯起抹笑:“等过了这月我生辰可好?我不想一个人过。”

  元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好。”

  他答应了,可白姬却开心不起来。

  她知道,元曜不是舍不得,只是习惯了温柔。

  气氛一下子沉寂了下来。

  这时,元曜腰间的玉珏忽然闪了闪。

  他扫了眼,扔下一句‘天帝召见’后便转身离开。

  白姬目送着他远去,鬼使神差的也走出了重华殿。

  天界百年一如此刻的静。

  白姬走着走着,却是来到了三生石。

  上次来此,还是百年前和元曜成婚之际。

  而很快,他们就要和离了。

  想到这儿,白姬眸色黯了下来。

  这时一道声音在旁响起:“丫头,怎么了?”

  白姬转过头就见兄长季缈站在身旁。

  他向来闲云野鹤自在惯了,算一算已有几十年没回过天界了。

  白姬转回头望着三生石上自己和元曜并列的名字,声音有些沙哑。

  “兄长,你说两个人若不相爱,是不是哪怕成了婚,也是一场折磨?”

  季缈微微皱眉:“怎么这样问?是元曜待你不好?”

  他就是待她太好了,好到哪怕她明知无爱,却还是不死心。

  白姬心里发苦,摇了摇头:“不是。”

  季缈看着这样的白姬,更为担忧:“你到底怎么了?”

  “我与元曜,要和离了。”

  白姬转头看向季缈,声音轻飘,但她却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口。

  季缈一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白姬却先开口:“我先回重华殿了,他也快要回来了。”

  说完,就转身顺着来时路往回走。

  季缈看着她背影,不知为何,总觉得不过数十年光景,他这个妹妹却好像苍老了很多。

  回重华殿的这一路安静无声。

  轻薄的雨幕不知何时又落了下来。

  白姬不由加快了脚步,心中却是在想元曜可会被淋湿。

  她担忧过甚,甚至忘了元曜是战神,随手凝起屏障都可护自己无虞。

  可就在距离重华殿几步的地方,白姬的脚步倏然顿住。

  不远处,元曜正撑伞站在檐下。

  而他身旁,站着一个女子——

  第三章 病情加重

  雨是无声的,却又好像擂鼓铮鸣。

  白姬不敢上前,只能站在原地看着。

  被雨幕打湿的衣衫贴在肌肤上,阵阵寒凉,却抵不过心里的冰冷。

  许是她目光太过炙热。

  元曜抬眼看了过来,瞧见站在雨中被淋湿的白姬,他皱了下眉。

  不知道他和身旁那女子说了什么。

  白姬只见他送人离开后,朝自己走了过来。

  “怎么不进殿?”元曜语气中难掩责怪。

  白姬没回,只是看着那女子离去的方向:“是她吗?”

  元曜神色顿了下:“嗯。”

  “我未在天界瞧见过她。”白姬收回目光,垂眸盯着青石板上炸裂的雨滴。

  “她是西王母之女邬乐,长在昆仑,这是第一次来天界。”

  白姬听着元曜的话,心里却在想,他当真是爱极了那人吧。

  若不然怎么只是提到,眼角都是藏不住的笑。

  她心里越发的苦,鼻尖发酸,连声音也变得闷闷的。

  “那你今日可是要陪她?”

  元曜没说话。

  白姬攥紧了身侧的手将情绪压下,扬起抹笑:“去吧,我兄长回来了,我正好去陪他。”

  元曜这才开口:“我今夜会回重华殿。”

  听到这句话,白姬差点绷不住情绪。

  他不爱她,却娶她为妻,连给的承诺都像极了深爱。

  “好。”

  她应着,目送着他走向那女子离去的方向。

  这幅画面,和曾经梦里那一幕重合,如刀般割着她的心,痛苦难当!

  白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的重华殿。

  整整一夜,她坐在院内的桃树上,一眼不错的望着殿门。

  她在等,等元曜回来,等那个明知是假的谎言。

  天际不知何时变亮的。

  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的身子也僵硬到发麻。

  天上的太阳刺眼,白姬却直视着。

  她想,它要是能再迟些升上来该多好……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踏着最后一丝月光走了进来。

  看到白姬,元曜脚步微顿:“你何时这么喜欢桃树?”

  上次回来,她也是这样靠在树上。

  白姬寻声看过来,忍着经脉传来的细密刺痛,微微一笑。

  “是啊,我也不知道是何时喜欢上的。”

  就像对元曜,也不知是何时爱上的,反应过来,已经入骨。

  想到这儿,白姬收回了视线,继续望着太阳。

  元曜也没说话,站在树下不知想着什么。

  不大的庭院内,两个人,心思各异。

  “元曜,你是何时知晓自己喜欢上她的?”白姬的声音忽的响起。

  元曜有一瞬间的沉默,然后说:“初见。”

  两个字重重击在白姬心上,她想,自己输得真惨。

  可下一句话还是执拗的脱口而出:“她,很好吗?”

  元曜这次没有犹豫:“是,她很好。”

  白姬哑然失声,只觉得经脉里的痛楚更甚。

  元曜似乎还想在说些什么。

  可这时,一仙侍跑了进来:“元曜战神,不好了,邬乐仙子出事了!”

  元曜眼神一凛,下一秒人便消失在殿内。

  白姬想要追上去,可刚调动仙力,经脉处涌上的巨大痛楚瞬间将她淹没!

  疼!

  她脑海中只剩下这么一个字,连话都说不出。

  从树上坠下的那一瞬间,白姬眼前阵阵发黑。

  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元曜。

  他说:“白姬,我心悦之人是你。”

  第四章 失约

  再醒来,身旁坐着的人是元曜。

  “你身子是怎么回事?”

  听见他问,白姬渐渐清醒过来,低下了头,没回答。

  她知道,昏倒前那幕是幻觉。

  见她不语,元曜皱了下眉,竟也没再多问:“你照顾好自己。”

  说完,他便转身往外走。

  “元曜。”

  白姬忽然出声将人叫住。

  元曜脚步一顿,回头看来:“怎么了?”

  他眉宇间瞧不见半分犹豫,白姬原本想说的话僵在了唇边。

  “没事了。”

  她说着,整个人退回到被子里。

  元曜眼底闪过什么,但终究是默声离去。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离。

  白姬望着头顶的帘幔,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浸湿了薄被。

  经脉里的痛楚还未消,丝丝缕缕的缠上来,疼的人不断发颤。

  白姬蜷缩着,环抱着自己,尽可能的将呜咽憋在喉咙里。

  “丫头。”

  突然,一道呼唤夹杂着叹声响起。

  白姬身子一僵,没有动。

  季缈看着被子里隆起的一团,上前将人拽了出来:“百年了,你怎么还和年幼时一般,受了委屈只知道自己躲着哭,也不让我知晓。”

  他话语里的关切很浓,听得白姬鼻尖又是一酸。

  “哥……”她扑进季缈怀里,眼泪再次往外涌,止都止不住。

  季缈心神一震,也更是心疼。

  他抱着人,一下一下抚着白姬的发:“哭吧,有哥哥在呢。”

  百年了,从她与元曜相识再到嫁给他,自己就再没听过她喊一声‘哥’!

96584752同类小说

乔爷的掌心宠路棉芯

时间2021-07-21

乔爷的掌心宠路棉芯

乔爷的掌心宠路棉心小说-乔爷的掌心宠免费阅读最新的章节动......

她不服软

时间2021-07-21

她不服软

江眠陆思渊顾澈 /著小说她不服软全本,欢迎投票推荐&加入书......